• 分享到
补白中国影像史的清末摄影版画
2017-02-16 10:22
作者:
来源: 特写中国
5/12
图片说明

上第一张:莱斯利周刊 美国前总统格兰特访问上海盛况,1879,木版画,19 X 30 cm

    这是1879年莱斯利周刊(Leslie’s Weekly)刊登的美国前总统格兰特抵达上海时的盛况。格兰特(Ulysses Simpson Grant)为1869年至1877年美国连任总统。他卸任后开始环球旅行,1879年5月17日下午抵达吴淞口,炮台鸣炮21响以示欢迎。下午3时,在外滩金利源码头举行了欢迎仪式,海关及停泊黄浦江各船皆悬挂美国国旗,栈房两侧排列约850个座位,上海道台及文武各官、各国领事、英美租界与法租界董事悉数到场。格兰特在沪逗留1周,受到了各界人士的隆重欢迎。这张木版画由艺术家W.F. Bainbridge 依据照片创作,场面巨大,雕工精细。


   2. 约翰·汤姆逊 京剧,1880年代,木版画,15 X 20 cm  

    这张名为“京剧”的木版画,其视觉元素来源于多张汤姆逊拍摄的戏曲照片,其中包括京剧和地方戏曲,并被刊登于1870-1910年代多个报刊图书上。它作为早期在西方流传中国视觉符号,已成为研究十九世纪中国文化在西方传播和被误导的珍贵实物。版画家待考。汤姆逊为十九世纪摄影名家,1874年出版了《中国与中国人的画册》(John Thomson,The Illustrations of China and Its People)后,这批照片成为i了西方版画家创作的素材,被大量地使用于报刊中,成为十九世纪后半叶介绍中国的主要影像。(Laura Huang 收藏)



补白中国影像史的清末摄影版画

   在二十世纪初照相印刷术完善前,摄影术拍摄下的影像主要得借助于成熟的版画印刷术传播。近年来,以照片作为母本制作的“摄影版画”作为反映十九世纪绘画与摄影交织的艺术形态,作为早期摄影史重要的视觉表达形态,其价值逐渐得到了史学家的关注,国外出版的许多专著已经将“摄影版画”纳入了摄影史研究的脉络,成为了十九世纪东西方视觉文化交流的重要组成部分,预示了艺术史和摄影史新的研究领域。此外,早期中国“摄影版画”也出现于收藏市场。

3. 约翰·汤姆逊 北京街头,1880年代,木版画,15 X 20 cm 

这是被冠以“北京街景”的木版画,曾刊登于1870-1910年代多种图书中。其视觉元素来自汤姆逊的多张照片,包括有北方的老者、北京的“拉洋片”和红墙街道、福州的挑粪人和台湾的土族人,是研究十九世纪中国影像如何在西方传播和误导的实证。版画家待考。(Laura Huang 收藏)


4、詹五九和侏儒,1870-80年代,木版画,16 X 21cm                            

    这是艺术家M. GAILDRAU依据中国巨人詹五九和中国侏儒的照片创作的木版画。约1841年,詹五九出生于徽洲府,身高达2.4米。在上海被美国人发现并聘请到国外表演,被称为“中国巨人詹”。詹五九性情温和,乐善好施,与中国侏儒车玛(Che Man)同为十九世纪最著名的马戏团演员而周游世界。1893年11月9日,伦敦“星报”报道了詹世钗去世的消息“棺木长达8.5英尺。” 版画中詹五九右边应为他的妻子金福(King Foo)。该藏品不仅是珍贵的“摄影版画“,也是研究中国形象在十九世纪的西方传播的实证。



    约翰尼斯·纽荷夫(Johannes Nieuhof)的1665年《东印度公司使节团访华纪实》中的彩色版画《北京》是已知西方最早的有关中国的图片。 (Laura Huang 收藏)

 史料显示,最早出现在西方图书上的中国图像出自荷兰人约翰尼斯·纽荷夫(Johannes Nieuhof),他将自己从澳门到广州的见闻画成素描后,采用铜版画的形式发表于《东印度公司使节团访华纪实》中,那是1665年。而早期西方艺术史上因创作中国影像而著名的艺术家有两位,他们是十八世纪的威廉·亚历山大(William Alexander)和十九世纪的托马斯·阿罗姆(Thomas Allom18041872)

  亚历山大作为1793年英国外交使团的随团画师,将在中国所见的山水、人物、建筑、礼俗画成水彩画,并制作成铜版画集。与两位前辈不同,阿罗姆没有到过中国,主要借用了亚历山大的画稿及所闻,创作出120多张的《大清帝国城市印象》铜版画,成就为西方最著名、最经典的中国近代影像。


 托马斯·阿罗姆(Thomas Allom)《大清帝国城市印象》铜版画之厦门城墙 , 图中的人物都拥有一副“西方脸”, 20X25cm 。 (Laura Huang 收藏)

 虽然15世纪以后,绘画透视学和解剖学成为了西方绘画的基础,但是阿罗姆的《大清帝国城市印象》在视觉表达上未能严格地遵守摄影透视学的原理,而且视觉符号带有明显的西方元素,这些遗憾都为“摄影版画”留下了充分的发展空间和余地。

  18世纪进入中国宫廷的西方艺术家带来的西方版画,让清皇家领略了西方艺术的魅力,促使国力空前强大的大清乾隆朝前往法国制作了《乾隆西域武功图》,为版画这种艺术形态在中国的出现和发展提供了政治环境和社会基础。皇权和政治的介入,推动西方版画艺术在中国的流行。

  此时的西方艺术也将关注点从宗教转向了社会和人,出现了肖像画、风景画和静物画,对诞生于19世纪的早期摄影产生了深深的影响。[ 参见江滢河《清代洋画与广州口岸》,中华书局,2007年。]当然,摄影术也反作用于艺术,特别对平面的、绘画的、现实主义的艺术形态产生了极大的影响。摄影术改变了中国画师在透视关系处理上的幼稚和随意,让他们自然地引入了西方成熟的艺术技法。在中外视觉文化交流领域,摄影术不仅对中国艺术的视觉构成(特别是透视和写实)影响巨大,也彻底改变了中外艺术交流最重要的品种“外销画”的形式和构成,使外销肖像画兴起,礼品画随之消亡。[ 参见吕澎《从晚清到今天:美术的故事》第一章,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年。]



 16. (两张)1880年代依据照片制作的彩色石版画,对人物神态和动作的刻画更为准确生动。约15X18cm (影易时代收藏收藏)


14 1880年代制作的石版彩印,画面中的独轮车形象来自19世纪著名摄影家威廉·桑德斯(William Sauders)著名照片,从视觉上比两边的人物,更符合人体透视学和绘画透视学原理。石板彩印源于18世纪,是十九世纪重要的视觉传播手段。约 15X18cm, 影易时代收藏

 以照片为母本的“摄影版画”与传统版画比较,不仅在视觉构成上更符合人眼的习惯,还有对动感的捕捉和对现场感的准确描述,让摄影版画被大量地采用于报刊和图书出版中,并出现有铜版、铁版、木版和石版等多种艺术形态。

  两次鸦片战争之后,中国成为列强主要的殖民对象和关注点,在西方很多有关中国的出版物中,以照片作为母本制作的“摄影版画”也成为西方了解和报道中国(东方)的主要视觉影像。

  在中国,无论是文字印刷还是图像印刷,都止步于匠工,而未能成就为艺术。“中国的印刷业起步较晚,跨过了版画制版印刷,直接进入了照相制版,让国人无法理解前照相制版印刷过程的复杂。在照相制版成熟之前,书报画刊上的每张‘照片图像’需单独制版,经历画师(摄影师)、版画家和刻版师等多层的创作和制作,这也构成了早期‘摄影版画’的魅力所在!”[ 参见秦风《西洋版画和北京城:美术、历史、世界和平》前言,四川美术出版社,2008年。]随着照相制版术成熟,纪实报道性的视觉表达逐渐为摄影所取代,“摄影版画”也不例外,于1920年前后逐渐式微而成为了极小众的“版画艺术”。

  本雅明在1936年的《绘画与摄影》一文中,记录下摄影术发明后第一个100年中,绘画与摄影的纠结、抗衡、较量和融合。从绘画挑战摄影到绘画逃离摄影;从绘画临摹摄影到摄影传播绘画;从绘画利用摄影到绘画主宰摄影……最后在后现代和后殖民主义的格局中,在揭示社会、保存历史的多个层面上,摄影和绘画统一在“艺术”的旗帜下。[ 参见本雅明《迎向灵光消失的年代:本雅明论艺术》,许绮玲、林志明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

  “摄影版画”作为反映十九世纪绘画与摄影交织的艺术形态,作为早期摄影史重要的视觉表达形态,在中国一直未能得到重视和研究。近年来国外出版的不少专著将“摄影版画”纳入了摄影史研究脉络,成为了十九世纪东西方视觉文化交流的重要组成部分,预示了艺术史和摄影史新的研究领域,也表明了收藏摄影的一个全新空间,有关早期中国“摄影版画”的收藏才刚刚开始,是影像收藏与投资的价格洼地。

(《中国国特稿社供《摄影世界》、《中国摄影家》特稿)

6、桑德斯 上海理发店,1876 木版画,24 X 38 cm 

    1876年12月16日出版的英国《哈泼斯》周报(Happer’s Weekly)全版刊登“上海理发店摄影版画”,其原型为十九世纪著名摄影家威廉·桑德斯(William Sauders)拍摄的“上海理发店”。(Laura Huang 收藏)

 7. 桑德斯/DK  算命,1878 , 木版画, 24 X 38 cm  

     1878年12月29日英国《哈泼斯》周报(Happer’s Weekly)全版刊登的依据十九世纪摄影名作《算命》而创作的“摄影版画”。照片应拍摄于摄影名家威廉·桑德斯(William Sauders)的摄影室,并曾出现在十九世纪摄影名家DK的摄影册里,考虑到DK曾在桑德斯的照相馆打工,因此该照片的摄影家疑为桑德斯或DK。








评论(
  验证码

影像的历史和文化
国家天文台副研究员,胸怀宇宙的理想主义者和科学梦想家
独立影评人,新华社对外部主任编辑,著有影评集《未被驯服的梦境》,坚持从文化和哲学视角解读电影
著名科学作家,新华社对外部高级记者
老男人,写不来就凑图,摄不来就码字,陶醉于大时代下的小我
热文
打印预览

补白中国影像史的清末摄影版画

上第一张:莱斯利周刊 美国前总统格兰特访问上海盛况,1879,木版画,19 X 30 cm

    这是1879年莱斯利周刊(Leslie’s Weekly)刊登的美国前总统格兰特抵达上海时的盛况。格兰特(Ulysses Simpson Grant)为1869年至1877年美国连任总统。他卸任后开始环球旅行,1879年5月17日下午抵达吴淞口,炮台鸣炮21响以示欢迎。下午3时,在外滩金利源码头举行了欢迎仪式,海关及停泊黄浦江各船皆悬挂美国国旗,栈房两侧排列约850个座位,上海道台及文武各官、各国领事、英美租界与法租界董事悉数到场。格兰特在沪逗留1周,受到了各界人士的隆重欢迎。这张木版画由艺术家W.F. Bainbridge 依据照片创作,场面巨大,雕工精细。


   2. 约翰·汤姆逊 京剧,1880年代,木版画,15 X 20 cm  

    这张名为“京剧”的木版画,其视觉元素来源于多张汤姆逊拍摄的戏曲照片,其中包括京剧和地方戏曲,并被刊登于1870-1910年代多个报刊图书上。它作为早期在西方流传中国视觉符号,已成为研究十九世纪中国文化在西方传播和被误导的珍贵实物。版画家待考。汤姆逊为十九世纪摄影名家,1874年出版了《中国与中国人的画册》(John Thomson,The Illustrations of China and Its People)后,这批照片成为i了西方版画家创作的素材,被大量地使用于报刊中,成为十九世纪后半叶介绍中国的主要影像。(Laura Huang 收藏)



补白中国影像史的清末摄影版画

   在二十世纪初照相印刷术完善前,摄影术拍摄下的影像主要得借助于成熟的版画印刷术传播。近年来,以照片作为母本制作的“摄影版画”作为反映十九世纪绘画与摄影交织的艺术形态,作为早期摄影史重要的视觉表达形态,其价值逐渐得到了史学家的关注,国外出版的许多专著已经将“摄影版画”纳入了摄影史研究的脉络,成为了十九世纪东西方视觉文化交流的重要组成部分,预示了艺术史和摄影史新的研究领域。此外,早期中国“摄影版画”也出现于收藏市场。

3. 约翰·汤姆逊 北京街头,1880年代,木版画,15 X 20 cm 

这是被冠以“北京街景”的木版画,曾刊登于1870-1910年代多种图书中。其视觉元素来自汤姆逊的多张照片,包括有北方的老者、北京的“拉洋片”和红墙街道、福州的挑粪人和台湾的土族人,是研究十九世纪中国影像如何在西方传播和误导的实证。版画家待考。(Laura Huang 收藏)


4、詹五九和侏儒,1870-80年代,木版画,16 X 21cm                            

    这是艺术家M. GAILDRAU依据中国巨人詹五九和中国侏儒的照片创作的木版画。约1841年,詹五九出生于徽洲府,身高达2.4米。在上海被美国人发现并聘请到国外表演,被称为“中国巨人詹”。詹五九性情温和,乐善好施,与中国侏儒车玛(Che Man)同为十九世纪最著名的马戏团演员而周游世界。1893年11月9日,伦敦“星报”报道了詹世钗去世的消息“棺木长达8.5英尺。” 版画中詹五九右边应为他的妻子金福(King Foo)。该藏品不仅是珍贵的“摄影版画“,也是研究中国形象在十九世纪的西方传播的实证。



    约翰尼斯·纽荷夫(Johannes Nieuhof)的1665年《东印度公司使节团访华纪实》中的彩色版画《北京》是已知西方最早的有关中国的图片。 (Laura Huang 收藏)

 史料显示,最早出现在西方图书上的中国图像出自荷兰人约翰尼斯·纽荷夫(Johannes Nieuhof),他将自己从澳门到广州的见闻画成素描后,采用铜版画的形式发表于《东印度公司使节团访华纪实》中,那是1665年。而早期西方艺术史上因创作中国影像而著名的艺术家有两位,他们是十八世纪的威廉·亚历山大(William Alexander)和十九世纪的托马斯·阿罗姆(Thomas Allom18041872)

  亚历山大作为1793年英国外交使团的随团画师,将在中国所见的山水、人物、建筑、礼俗画成水彩画,并制作成铜版画集。与两位前辈不同,阿罗姆没有到过中国,主要借用了亚历山大的画稿及所闻,创作出120多张的《大清帝国城市印象》铜版画,成就为西方最著名、最经典的中国近代影像。


 托马斯·阿罗姆(Thomas Allom)《大清帝国城市印象》铜版画之厦门城墙 , 图中的人物都拥有一副“西方脸”, 20X25cm 。 (Laura Huang 收藏)

 虽然15世纪以后,绘画透视学和解剖学成为了西方绘画的基础,但是阿罗姆的《大清帝国城市印象》在视觉表达上未能严格地遵守摄影透视学的原理,而且视觉符号带有明显的西方元素,这些遗憾都为“摄影版画”留下了充分的发展空间和余地。

  18世纪进入中国宫廷的西方艺术家带来的西方版画,让清皇家领略了西方艺术的魅力,促使国力空前强大的大清乾隆朝前往法国制作了《乾隆西域武功图》,为版画这种艺术形态在中国的出现和发展提供了政治环境和社会基础。皇权和政治的介入,推动西方版画艺术在中国的流行。

  此时的西方艺术也将关注点从宗教转向了社会和人,出现了肖像画、风景画和静物画,对诞生于19世纪的早期摄影产生了深深的影响。[ 参见江滢河《清代洋画与广州口岸》,中华书局,2007年。]当然,摄影术也反作用于艺术,特别对平面的、绘画的、现实主义的艺术形态产生了极大的影响。摄影术改变了中国画师在透视关系处理上的幼稚和随意,让他们自然地引入了西方成熟的艺术技法。在中外视觉文化交流领域,摄影术不仅对中国艺术的视觉构成(特别是透视和写实)影响巨大,也彻底改变了中外艺术交流最重要的品种“外销画”的形式和构成,使外销肖像画兴起,礼品画随之消亡。[ 参见吕澎《从晚清到今天:美术的故事》第一章,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年。]



 16. (两张)1880年代依据照片制作的彩色石版画,对人物神态和动作的刻画更为准确生动。约15X18cm (影易时代收藏收藏)


14 1880年代制作的石版彩印,画面中的独轮车形象来自19世纪著名摄影家威廉·桑德斯(William Sauders)著名照片,从视觉上比两边的人物,更符合人体透视学和绘画透视学原理。石板彩印源于18世纪,是十九世纪重要的视觉传播手段。约 15X18cm, 影易时代收藏

 以照片为母本的“摄影版画”与传统版画比较,不仅在视觉构成上更符合人眼的习惯,还有对动感的捕捉和对现场感的准确描述,让摄影版画被大量地采用于报刊和图书出版中,并出现有铜版、铁版、木版和石版等多种艺术形态。

  两次鸦片战争之后,中国成为列强主要的殖民对象和关注点,在西方很多有关中国的出版物中,以照片作为母本制作的“摄影版画”也成为西方了解和报道中国(东方)的主要视觉影像。

  在中国,无论是文字印刷还是图像印刷,都止步于匠工,而未能成就为艺术。“中国的印刷业起步较晚,跨过了版画制版印刷,直接进入了照相制版,让国人无法理解前照相制版印刷过程的复杂。在照相制版成熟之前,书报画刊上的每张‘照片图像’需单独制版,经历画师(摄影师)、版画家和刻版师等多层的创作和制作,这也构成了早期‘摄影版画’的魅力所在!”[ 参见秦风《西洋版画和北京城:美术、历史、世界和平》前言,四川美术出版社,2008年。]随着照相制版术成熟,纪实报道性的视觉表达逐渐为摄影所取代,“摄影版画”也不例外,于1920年前后逐渐式微而成为了极小众的“版画艺术”。

  本雅明在1936年的《绘画与摄影》一文中,记录下摄影术发明后第一个100年中,绘画与摄影的纠结、抗衡、较量和融合。从绘画挑战摄影到绘画逃离摄影;从绘画临摹摄影到摄影传播绘画;从绘画利用摄影到绘画主宰摄影……最后在后现代和后殖民主义的格局中,在揭示社会、保存历史的多个层面上,摄影和绘画统一在“艺术”的旗帜下。[ 参见本雅明《迎向灵光消失的年代:本雅明论艺术》,许绮玲、林志明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

  “摄影版画”作为反映十九世纪绘画与摄影交织的艺术形态,作为早期摄影史重要的视觉表达形态,在中国一直未能得到重视和研究。近年来国外出版的不少专著将“摄影版画”纳入了摄影史研究脉络,成为了十九世纪东西方视觉文化交流的重要组成部分,预示了艺术史和摄影史新的研究领域,也表明了收藏摄影的一个全新空间,有关早期中国“摄影版画”的收藏才刚刚开始,是影像收藏与投资的价格洼地。

(《中国国特稿社供《摄影世界》、《中国摄影家》特稿)

6、桑德斯 上海理发店,1876 木版画,24 X 38 cm 

    1876年12月16日出版的英国《哈泼斯》周报(Happer’s Weekly)全版刊登“上海理发店摄影版画”,其原型为十九世纪著名摄影家威廉·桑德斯(William Sauders)拍摄的“上海理发店”。(Laura Huang 收藏)

 7. 桑德斯/DK  算命,1878 , 木版画, 24 X 38 cm  

     1878年12月29日英国《哈泼斯》周报(Happer’s Weekly)全版刊登的依据十九世纪摄影名作《算命》而创作的“摄影版画”。照片应拍摄于摄影名家威廉·桑德斯(William Sauders)的摄影室,并曾出现在十九世纪摄影名家DK的摄影册里,考虑到DK曾在桑德斯的照相馆打工,因此该照片的摄影家疑为桑德斯或DK。







文章来源: